<span id="xf3xz"></span>
<strike id="xf3xz"></strike>
<strike id="xf3xz"></strike><span id="xf3xz"></span>
<span id="xf3xz"></span><span id="xf3xz"><dl id="xf3xz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xf3xz"><dl id="xf3xz"><del id="xf3xz"></del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xf3xz"></strike><span id="xf3xz"><i id="xf3xz"></i></span>
<span id="xf3xz"></span><span id="xf3xz"><i id="xf3xz"></i></span>
<strike id="xf3xz"><dl id="xf3xz"><del id="xf3xz"></del></dl></strike>

古建筑項目規劃設計五大誤區

榮譽客戶

+ 更多
  • 成都電影...
  • 中集集團
  • 信和集團
  • 新津產業...
  • 西南民族...
  • 武海置業
  • 臥龍山
  • 通威集團
  • 四川省林...
  • 四川省建...

    企業資質

    + 更多
    您所在的位置: 首 頁   媒體報導   蘭州:依山傍河的古典美學...

    蘭州:依山傍河的古典美學城市

    2021-11-02 16:48:40

     

     

    原標題:河西走廊之旅②|蘭州:依山傍河的古典美學城市 

     

    在外地人眼里,牛肉面是蘭州的象征,其實一些有名的店鋪午餐結束就關門了。在蘭州的第二天,早上我去了一家牛肉面館。走出牛肉面館,旁邊有一座看起來很老的清真寺叫橋門清真寺,原本是清朝康熙時期修建的,但是在“文革”時拆掉了,清真寺對面的巷子叫木塔巷,以前這里應該有座木塔,現在只有名字留了下來。 

     

    蘭州城很多古建筑都已經消失了,大部分明朝城墻在上世紀50年代被拆除,只有一小段內城南城墻遺址殘存在南關十字附近的一片居民區里,南關夜市美食街北面的巷子里還有廣福寺的遺骸。其他的古建筑主要毀于“文革”時期,還有一些消失于后來的城市改建,最可惜的是1952年拆除了雷壇河握橋,拆除前本來計劃在五泉山重建,但是部分構件被拿去別處,導致無法組裝。 

     

    我打算去尋找一些幸存下來的老建筑,這些老建筑經歷過多次重建、遷移和改造,大部分在結構上已經面目全非,不過相比于其他消失的古建筑,能保留原址和名字已經很不容易了。 

     

    我來到蘭州市博物館,中軸線上是鐵柱宮、白衣寺大殿和白衣寺塔。博物館正門建筑原本不在這里,是建于清朝乾隆時期的江西會館鐵柱宮,祭祀晉朝道士許旌陽,1992年遷到這里作為博物館正門。蘭州曾經的會館建筑現在只剩下這一座,上世紀70年代山陜會館被拆除,1992年四川會館和陜西新館被拆除,2014年廣東會館被拆除。 

     

    我穿過大門走進白衣寺大殿,因為大殿內曾經掛著白衣大士觀世音菩薩的畫像而有了這個名字。我繞過去繼續往后走,看到白衣寺塔屹立在院子中央,這座塔比寺院建成要晚兩百多年,整座寺院也只有塔保存到現在。 

     

    白衣寺塔的塔身下部是覆缽式,上部是閣樓式,共有十二層,佛塔層數一般是奇數,但白衣寺塔層數是偶數,比較少見,不知道是原樣還是后來修復的結果。塔身南側有佛龕,兩側鑲嵌著對聯“玉珠玲瓏通帝座,金城保障永皇圖”,橫批是“聳瞻震旦”,落款是“太華道人崇禎辛未孟夏之吉”。 

     

    明朝末代肅王朱識鋐崇尚道教,他的道號就是太華道人,這座白衣寺塔是他下令修建的。當時明帝國已經走到窮途末路,離“落花滿天蔽月光”只剩下13年了,朱識鋐想祈禱皇圖永固,他是一個優柔寡斷且能力有限的人,寄托于宗教可能是他當時唯一能做的。塔建成沒多久,李自成的下屬賀錦攻克蘭州,朱識鋐的兩個妃子顏氏和趙氏撞碑而死,那塊碑保存在工人文化宮里面,朱識鋐本人被俘虜處決,蘭州榆中有一片小十三陵,那里有九位肅王家族的陵墓。 

     

    離開白衣寺塔路過肅王府,現在是甘肅省政府,聽說王府的影壁和轅門前的石獅子已經搬到了五泉山公園里,省政府對面的蘭州第二中學院內保留著曾經蘭州府文廟的遺存建筑,縣文廟則搬到了九州臺。 

     

    我途經一條岔路,忽然聞到一股酥油香混合著焚香的煙味,岔路里面可能有一座藏傳佛教寺院。我拐進去發現是文殊院,工作日上午,這座隱藏在居民樓群里的佛寺香火極旺,蘭州的佛道回耶等諸教都很興盛,說明這座城市氣脈好。 

     

    據說文殊院修建于明朝末期,原本是一座漢傳佛寺,清朝光緒時期,洛桑慈成喇嘛學經歸來擔任住持,寺院改為藏傳佛寺。文殊院過去叫左營廟,很多文章提到兩種解釋,一種認為左宗棠到蘭州時,發現寺院破舊就出資修繕,人們以他的姓氏稱為左營廟;另一種解釋認為,過去蘭州城東南西北各有一座廟宇,東西就以左右稱呼。 

     

    但這兩種解釋都不可靠,佛教場所稱為“寺”,本土民間信仰場所稱為“廟”,左營廟很可能從前并不是佛寺,而是供奉關老爺、火神、馬神之類的民間祭祀場所。左營的全稱是“督標左營”,督標是大清國地方總督直接管轄的軍隊,分成左中右三營,古代一些民間信仰祭祀場所是軍隊出資建設的,供奉的也是和鼓舞士氣、保佑兵器戰馬糧草相關的神,所以左營廟過去很可能是陜甘總督直屬軍隊的廟。 

     

    文殊院目前是甘肅省佛教協會駐地,其會長同時也是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嘉木樣·洛桑久美·圖丹卻吉尼瑪,嘉木樣活佛是文殊菩薩的化身,所以左營廟在上世紀80年代修復后改名叫文殊院。 

     

    離開佛教寺院,我前往三座雷壇河附近的道觀:白云觀、太清宮和金天觀。 

     

    金天觀曾經是一片恢宏的建筑群,現在大部分建筑被圍在蘭州工人文化宮內改造,作為宗教場所使用的只有很小一部分。金天觀因為供奉雷祖神像也叫雷壇,是蘭州最早修建的道教建筑,這片建筑群在城內黃河支流雷壇河匯入主流的河口處,雷壇河過去水勢很大,河道上曾有幾十盤水磨也被稱為水磨溝,后來河流逐漸干涸斷流。 

     

    我繞過金天觀,在蘭州文化宮地鐵站旁邊尋找九間樓,如果不是還留著一塊路牌,我很難找到這個地方。以前的九間樓是一座用立柱支撐的半山懸樓,也許年長的蘭州人會記得蔣介石和宋美齡來蘭州時就住在這里,那里后來成為軍統特務機關的辦公地點。馬家軍統治甘肅時期,軍統的內線很難安插到城里,只能孤守這座九間樓?,F在九間樓建筑早已拆除,只保留了路牌。 

     

    經過九間樓沿著雷壇河西岸向南走,來到一個叫孫家臺的地方,河東岸的房屋如同喀什高臺民居一樣依高地而建,層層疊疊。在孫家臺的一片社區集市中,我找到了幾乎成為廢墟的興遠寺。 

     

    這座寺院建于明朝萬歷時期,曾經的前門樓臨河懸空,現在從臨河的一邊看,樓閣亂糟糟地用木條支撐著,窗子也被木條堵著,下面的磚砌墻壁還算完整,但另一邊外觀則如同廢墟。 

     

    上世紀50年代,十世班禪大師在興遠寺內短暫居住過,這可能是沒有被徹底拆除的原因。我從寺院臨河一邊側面的小門走進院內,里面的空間很狹窄,小小的院子里有兩座香爐,面向北面供人跪拜祈禱,西面是一座兩層的建筑,東邊的屋子有一位喇嘛住在里面,一個人孤獨地看管這座寺院。 

     

    晚上,我來到蘭州城的最高點三臺閣,伴隨著雷電小雨,俯視蘭州的夜景,這座城依山傍河如古典山水畫一樣,非常具有中國傳統美學氣質,西北的黃河不像東部城市內河那樣充滿人工設計感,反而更自然蠻荒。 

     

    在和本地朋友的交流中,他們很高興看到我對蘭州歷史的關注和對本地生活氛圍的興趣,但他們也提醒我,這可能來自我對大城市生活方式的抵觸情緒,而把蘭州作為一種“想象中的現實對立面”。 

     

    在一些本地人看來,這座城市有經濟發展滯后、歷史遺跡破壞嚴重、文化實力跟不上潮流等很多問題,我毫不否認旅途中的個人濾鏡,甚至我認為在被“現代祛魅”完全包裹的狀態下,旅行必須帶有個人濾鏡,實體探訪提供基礎素材,而旅行印象的一些重要內容就是靠想象完成的。 

     

    就像馬可波羅筆下的元上都仙那度一樣,他很可能并沒有真正去過那里,記錄中充滿了對世俗理想世界的文學化向往,以至于在后世的電影《公民凱恩》里,豪宅依然以仙那度命名。蘭州就是我的仙那度之一,和馬可波羅真實性可疑的東方之旅相比,至少我還真的去了蘭州。 

    (來源:澎湃新聞)

    關鍵字:
   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-超人在线高清免费观看-欧美日韩国产图片区视频-久久av免费这里有精品|99久久99久久加热有精品|亚洲小说区校园欧美都市|亚洲日本欧美日韩高观看